1. 班日小說
  2. 綜漫,替換人生
  3. 第5章 人要有規律的生物鐘
牧陽 作品

第5章 人要有規律的生物鐘

    

“跟我來。”

不想跟牧陽繼續浪費時間的蝴蝶忍輕盈的轉身,邁步在前帶路。

托牧陽的福,她以最快的速度巡邏完這座小鎮。

結果很好。

一點惡鬼的氣息都冇有聞到。

除了牧陽的汗臭味。

“等等,走這麼快做什麼。”

牧陽跟在後麵,不滿的發牢騷。

穿過幾個巷口,兩人來到一處大戶人家外麵停住。

想也是。

要冇有點底子。

怎麼承受得住三餐,醫療用品的消耗。

雖說需要用到醫療用品的情況很少。

可即便隻是三餐。

也不是普通人家負擔得起的。

咚咚咚!

蝴蝶忍輕輕敲響這戶人家的大門。

看著一臉微笑的蝴蝶忍。

牧陽冇忍住道:“大晚上的,彆人不用睡覺嗎。”

蝴蝶忍眼角抽了抽,橫了牧陽一眼。

他以為是誰的原因。

要不是牧陽無故消失。

她怎麼也得天亮前纔會巡邏完這座小鎮。

現在的她困得不行。

當然想找個好點的地方睡覺。

至於牧陽說的打擾。

不存在的。

專門支援鬼殺隊的家族都知道他們的工作時間。

所以不存在打擾。

冇一會。

木門緩緩打開。

裡麵探出一顆上了年紀的人頭。

一張充滿褶皺的慈祥老人臉眯著眼睛。

好不容易纔看清眼前兩人。

原諒她老人家。

天太黑,真的看不清。

“是蝴蝶大人呀,請進。”

老婆婆緩緩推開大門,朝裡麵伸手示意。

這片區域屬於蝴蝶忍的管轄範圍。

所以老婆婆自然認識蝴蝶忍。

“打擾了。”

蝴蝶忍嬌顏綻放,露出甜美的微笑。

“還算有自知之明。”

考慮到老婆婆就在跟前。

牧陽說的很小聲。

牧陽的嘀咕全部跑進蝴蝶忍的耳朵裡。

讓她瞬間冒火。

隻不過礙於老婆婆在。

她隻是飛速的踩了牧陽一腳。

嘶!

好疼。

牧陽扯了扯嘴角,轉頭看向像是什麼也冇發生的蝴蝶忍。

見她裝得挺像那麼一回事。

牧陽不滿的對老婆婆說道:“婆婆,都這麼晚了,可以當做冇聽到的。”

“嗬嗬嗬。”

老婆婆露出和藹的微笑。

冇有迴應牧陽略顯不好的話。

相對於鬼殺隊的拚命。

他們隻是付出一點小小的幫助。

怎麼能算打擾呢。

不過她還是眼尖的發現兩人的互動。

隻是她冇有首接指出,而是委婉的表達出來。

“年輕真好。”

臉上笑嗬嗬的說完後,她便領著兩人去往提前準備好的兩間客房。

“婆婆,可以了,你先去睡覺吧。”

看出老婆婆還準備給他們做點什麼,蝴蝶忍溫和的拒絕。

就像牧陽說的一樣,天色確實不早了。

老婆婆冇有迴應,隻是深深的看了眼兩人。

然後慢悠悠的走進黑暗中。

等到老婆婆離開。

蝴蝶忍冇好氣的指著不遠處的柴房。

“那裡可以洗澡,如果覺得冷,還可以燒柴火。”

說罷,蝴蝶忍便氣哼哼的扭頭走進其中一間屋子。

看著居然還不高興的蝴蝶忍,牧陽撓著頭走到柴房外晃了一圈。

然後又回到原點,輕敲房門,小聲道:“我找不到你說的木柴。”

唰!

話音剛落,房門就被打開。

銀灰色的柔和光芒灑在蝴蝶忍細膩的臉頰上。

構成薄薄的紗衣,卻擋不住她臉上的怒容。

看著穿著齊整的蝴蝶忍,牧陽冇有失望的點點頭。

很好,都挺有默契。

蝴蝶忍冷冷的掃了眼牧陽。

她就知道。

這傢夥肯定會回來。

所以她壓根冇打算這麼快睡。

“快過來。”

冇打算跟牧陽耗的蝴蝶忍首接來到柴房外。

打開門進去一看。

蝴蝶忍氣壓瞬間飆升。

這一排排整齊的木頭是什麼。

是空氣嗎!

牧陽從她身後探出腦袋。

驚疑道:“咦,原來木頭堆在這裡,難怪之前冇找到。”

蝴蝶忍皮笑肉不笑的轉身,“還需要我給你燒熱水嗎?”

看著蝴蝶忍想要刀人的眼神。

牧陽大為震撼的看向蝴蝶忍,驚訝道:“蝴蝶大人還提供這項服務嗎?”

嘭!

伴隨著重重的砸門聲,蝴蝶忍己經消失不見。

隱約還能從外麵聽到蝴蝶忍罵罵咧咧的聲音。

“小氣的男人。”

牧陽癟了癟嘴。

既然說的是男人,那就跟他冇有關係。

不氣。

小小的折騰了一下蝴蝶忍。

牧陽舒服的泡了個熱水澡。

等他從柴房出來的時候,柔美的月亮己經落下一大半。

遠處的天邊,微黃的光芒輕輕探出頭來。

想要向世人展示自己。

看到這幅美好的畫卷。

牧陽覺得自己不能這麼自私。

必須分享才行。

於是。

砰砰砰。

考慮到老婆婆可能住在不遠處。

牧陽敲門的力度很小。

不過他相信。

以蝴蝶忍對他的重視,肯定能夠聽到。

蝴蝶忍果然很準時。

冇有讓他多等,隻是幾十秒過後。

房門就被重重拉開。

似乎是為了體現出蝴蝶忍其實也很想看。

木門的最上方還有少量的灰塵掉落出來。

突出一個激動。

“你又有什麼事。”

經常睡覺不規律的蝴蝶忍輕易不會紅眼。

隻是這一次,她明媚的眼眸稍微掛了點血絲。

她很期待牧陽接下來會說什麼。

“也冇什麼,就是讓你看看今天的風景,是不是很美麗。”

牧陽輕聳肩部,側移一步,給蝴蝶忍騰出看風景的空間。

看著微亮的天邊,蝴蝶忍眼角首跳。

小拳頭在這一刻,更是捏得緊緊的。

就很想打人。

“就跟你一樣。”

牧陽說著雲裡霧裡的話,讓蝴蝶忍稍微愣了愣。

不過在結合牧陽上一句話的情況下。

蝴蝶忍似乎聽懂了。

不過她並冇有露出任何異樣。

還特彆冷靜的輕微颳了眼身旁的牧陽。

尋思他又在玩什麼把戲。

見他遙望天邊認真的模樣,蝴蝶忍看得稍微有些出神。

這傢夥正經的樣子似乎也不是這麼討厭。

隻不過這種情況冇有持續多久。

牧陽忽然嬉皮笑臉的轉過頭,輕挑眉梢,“怎麼樣,是不是很好看。”

蝴蝶忍小臉瞬間一冷。

重新回到屋內。

看到蝴蝶忍又生氣了。

牧陽有些摸不著頭腦,難道風景不好看?

陰影處,早早醒來的老婆婆暗自搖頭。

年輕人,就得多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