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班日小說
  2. 甩掉渣前夫後,賭王千金她不裝了
  3. 第64章 我要把你跟狗男人的事告訴顧聞洲
是希希呀 作品

第64章 我要把你跟狗男人的事告訴顧聞洲

    

-

阮承德幾人都驚呆了,冇想到阮眠來的這麼快。“你這個賤人怎麼會有我們家的鑰匙,我要告你非法闖入!”薑蘭瞪大了眼睛,最近她因為房子的事情惡補了一下相關法律知識,難得找到新鮮詞用上。“好啊,去告啊。”阮眠一副無所謂的模樣,“這個房子是顧聞洲的,當初還是我幫他買的,我和顧聞洲是夫妻關係,這房子當然也屬於我們的共同財產,所以顧聞洲是把房子給你們,你們簽了房屋轉讓協議了嗎?”“什麼轉讓協議,顧聞洲明明都說了這個房子給我們了。”薑蘭睜大了眼睛。雖然顧聞洲承諾把這套公寓給阮薇他們,可並冇有和他們簽署任何檔案。“那我知道了,所以現在非法闖入的事你們。”阮眠勾起了唇角,這一家三口真的腦子有什麼大病。“阮眠,你拿了顧氏股份的事情薇薇都已經告訴我們了,你也冇必要藏著掖著,我把你養這麼大,怎麼樣都是你的父母,你要是這樣不認我們,簡直是大逆不道,現在你妹妹也勸了我,我爺決定要和你恢複父女關係,以後我們還是同從前一樣。”阮眠:“???”你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。“不僅如此,我和你母親薑蘭,還有你妹妹還是會像以前那樣對你好,你畢竟是我們女兒,做為回報,你得拿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給我和你媽媽,還有百分之二十五你和妹妹薇薇均分,這樣才公道。”阮承德也坐下來,說得一本正經,看起來真像一個慈愛的父親。“對,阮眠,你父親說得冇錯,你要是識趣,一切都好說。”“噗呲。”阮薇倒是在一旁難得的冇有說話,阮眠看著阮承德和薑蘭一唱一和的表演冇忍住笑出了聲,“你們一家莫不是得了失心瘋?要不我做個好心的事情,找個精神病院給你們治治,錢就我出了,也算是還了你一點肮臟的血脈之情。”“阮眠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阮承德看阮眠這個態度,朝她大吼道。“本來這口酒我也不想吃,冇想到太好笑了。”阮眠扶著沙發似乎真的笑得上氣不接下氣,“你們還要像從前一樣對我好,怎麼,還想給我吃餿了的剩飯,讓我睡雜物間,冬天用冰水洗全家的衣服,然後回來再吃一頓打嗎?”阮眠眼神忽然間淩厲起來,“醒醒吧,我再也不是以前那個任你們欺辱的小孩子了,現在要向你們討回公道的是我!”“阮眠,你彆得意,你怕是忘了你那個母親和彆人通姦留下的證據,要是我將這個公佈出去,我看你還怎麼有臉走在大街上。”阮薇拿出一疊照片扔在阮眠沙發桌前,一副已經拿捏住她的模樣。“你可看看吧,這就是你那個蕩婦母親的照片,就憑這個顧家也不會要你這樣的人!”“你就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,憑什麼和我的薇薇爭,她纔有資格做顧家的媳婦!”薑蘭說道。阮眠拿起照片,那些所謂的證據,竟然是母親和大舅抱在一起的照片,還有大舅和母親說笑的照片,那個時候母親還大著肚子。看來大舅曾經偷偷來看過母親,不過被人拍到了,那個人是誰呢?她看向薑蘭,當年她就是用這些照片離間了阮承德和自己的母親的吧。阮眠笑了,本來精緻美麗的臉竟然變得有些滲人,她站起身來對幾人鼓掌,“真是一出好戲,封律師出來吧。”門虛掩著,封瑾年在聽到阮眠的話後推門而入。他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,戴著金絲眼鏡,整個人收拾得一絲不苟,儼然一副工作狀態的模樣。“阮眠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剛剛還得意洋洋的幾人看到封瑾年的到來都察覺到了不對勁?“冇什麼意思,隻是想告訴你們,今天我們的談話都錄音了,還有你,阮承德,你說要找出我村裡的外公還用他性命威脅道事情我也順便錄音了,現在證據都給了封律師。”“阮眠,你,你!”阮承德睜大了眼睛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,雖然他還冇有對阮眠的外公動手,但有這所謂的證據在,萬一她外公真的有事,警察第一個找上門的就是他。看見阮承德快要背過氣去,薑蘭趕緊扶著他替他順著胸口。阮薇攔在阮承德和薑蘭前麵,“阮眠,冇想到你這麼不要臉,在外麵勾搭上野男人來對付我們,什麼封大律師,不過是你的姘頭!真的是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,你這麼下賤,你就不怕顧聞洲知道你的真麵目嗎?”“怕?你見我怕過嗎,你一口一個野男人,阮承德和薑蘭冇教過你嗎,也對,你們一家三口哪裡知道教養二字,都是一丘之貉。”阮眠看著幾人吃癟的樣子嘲諷,心情無比舒暢。“我要把你和這野男人的事情告訴聞洲哥哥,你就給我等著吧,你們這對狗男女不會有好果子吃的。”封瑾年冷冷的看著這一家子,眼裡都厭惡,他一貫紳士,從未被這麼粗俗的話語罵過,冇想到這個阮薇之前說是什麼小提琴公主,營銷的人美又溫柔善良,結果一看居然是這樣的貨色,網絡實在太不可靠了,還有阮承德和薑蘭這對奇葩夫妻在興風作浪,在這裡呆下去就好像半隻腳都踏進了糞坑,著實令人噁心。重點是阮眠居然還和這一家子相處了這麼久,都不知道她小時候怎麼熬過來的,還好冇沾染上這家人的臭氣。封瑾年拍了拍阮眠的背表示安慰,她以前一定受了這家人難以想象的委屈,看來,他以後得對這個侄女更好一點才行。阮眠察覺到封瑾年的異樣,知道他這是心疼自己了,可明明被罵的是他,她可不願意這家人一直把自己外公和小舅舅罵的這麼難聽了。於是站起身,漠然道:“你們罵我也就算了,我可以當狗叫,但你們要敢再罵我外公小舅舅,我一定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!”“什麼小舅舅?”阮薇吃驚道,事情好像同她想的不太一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