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李小男還是徐碧城?

    

李小男回過神來,“怎麼醋味這麼大,你不真的喜歡我吧,麻雀同誌。”

陳深聽到這個稱呼是像一下被拉回了現實,李小男己經不是當初那個很傻很天真的眼裡隻有他的人了,她是一個最好的演員,連他都被騙過了,他不得不佩服眼前這名叫醫生的特工。

陳深臉上又恢複了往日的漫不經心,“說吧,組織又有什麼安排?”

“組織讓你繼續擷取歸零計劃,隱藏好自己的身份,你是組織駐紮在上海軍統的最重要的一步棋,你這次真的不應該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來救我,畢忠良他們肯定己經懷疑你了,以後你在做什麼…….”“那你要我怎麼辦?

放任你被處裡抓去不管嗎?

“陳深提高聲量打斷了她。

李小男怔住了,她冇想到陳深會突然生氣,心裡還是止不住的高興。

李小男拉住了陳深的手,跟他說了自己的計劃。

幾分鐘後,陳深摔門而去,獨留李小男一個人在房間內望著陳深走時的背影,像以往他離開自己的背影一樣。

李小男收回視線,回到書桌前,梳理著這幾天發生的事和要給陝西那邊傳發的電報。

“你說蘇三省昨晚送李小男回去還抱在了一起?

那陳深呢?

“畢忠良坐在辦公室裡聽著劉二寶的回話。

“陳隊長昨晚在李小姐房間內等她,後來也不知道兩個人說了什麼,陳隊長摔門而去了。

“劉二寶回憶著說。

“你先下去吧,繼續盯緊他們。

“畢忠良坐在椅子上,兩隻手不斷的摩擦,他在想李小男的事看似是一個圈套,李小男不小心上鉤了,但是還有一種可能,就是李小男就是醫生,那麼陳深和蘇三省二人之間,一定有一個人是麻雀。

畢忠良仔細思考李小男的反應,她出獄後第一時間去見了蘇三省,在獄中也說要和蘇三省結婚,不惜推掉和陳深的婚約,還有蘇三省姐姐去見了李小男口中的刀疤男,一切總是這麼巧合,巧合到像是早就規劃好的。

如果不是蘇三省是陳深策劃的這一切,陳深是否有時間去完成這一連串的證據閉環,要是陳深知道李小男是醫生,那他去抓捕醫生時為什麼冇有拖延時間?

這一係列的問題充斥著畢忠良的大腦,令他頭疼不己。

陳深走進裁縫鋪,一雙手拉他進了一個房間,陳深抬眼看去,那雙手的主人正是徐碧城。

“陳深,怎麼樣了,我聽說小男被抓了?

她是共黨嗎?”

徐碧城著急地問道。

陳深輕輕扭動了手腕,讓徐碧城放開了自己,徐碧城看著抓空的手愣了一下,她感覺陳深好像有點不一樣了。

“小男的事我到時候再跟你說,你現在告訴陶大春,讓他幫我辦件事……”陳深神情認真的看著徐碧城,眼中不摻雜一點彆的感情,和他平時跟手下講話一樣。

徐碧城有種不好的預感,她向前走了一步,想伸手拉住陳深的手,確定些什麼,陳深交代完看了她一眼,轉身離去,留下徐碧城愣在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