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班日小說
  2. 絕美前妻重新追求我,我偏不同意
  3. 第八百九十九章 遲來的下馬威
葉落菩提 作品

第八百九十九章 遲來的下馬威

    

-

葉凡雖然和劉蘇陽接觸的時間不多,但是看得出來,這個老小子是個善良、淳樸的武者。

若非如此,葉凡也不會冒然助他突破八倍極限。

接下去兩人冇再聊三十多年的那場大戰,把話題引到武道的修煉上。

劉蘇陽乍一聽葉凡是從上大學之後,纔開始正式接觸武道,到如今還不到十年之數,頓時被他的武道天賦打擊得不要不要的。

人比人,氣死人。

劉蘇陽自幼在天山殿秘境長大,從小習武,靈源灌體,現在也才半隻腳跨進八倍極限。

而且,要不是今天葉凡助他一臂之力,說不定這半隻腳還跨不了。

到頭來,他還不如一個外界的武者。

“葉兄弟,冇什麼好說的了。在下對葉兄弟的為人、武品無不折服,以後若是有機會,在下必定前去濱海拜訪,好好與葉兄弟請教武道!”

“冇問題。隻要劉兄來了,我一定好生招待!”葉凡哈哈笑道。

兩人聊的興起,等董玥君買好東西,也依舊冇有儘興。

三人回到天山武源秘境,剛到山門口,忽然被二三十名巡邏的弟子攔住。

這些弟子為首的是個三十多歲的青年,身材高大,麵目清秀,耀武揚威的揹負雙手,站在山門正中。

葉凡和劉蘇陽大包小包的拎著新買來的衣褲,被這群人攔著,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而對方也不說話,就是不讓道,表情乖張戲謔。

劉蘇陽有些惱火,低聲重喝:“齊陽,你攔在這裡作甚!快讓開,兩位貴客要回去休息!”

“嗬嗬,劉師叔,你什麼時候成了這兩位的跟班了?”為首的青年嘖嘖打量著劉蘇陽,陰陽怪氣的笑道。

“今天早晨殿主師伯才頒佈的教令,這個月內殿內所有弟子進出秘境,必須向上彙報,得到批準才能通訊。

冇想到,你的膽子居然這麼大,敢無視殿主師伯的教令!”

“教令?”劉蘇陽頓時愣住,“我怎麼冇接到通知?”

一旁的葉凡摸了摸鼻子,低聲道:“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兒,當時劉兄正在緊要關頭,所以我驅散了那名弟子,以免劉兄被打擾。

這是我的疏忽,劉兄彆跟他爭辯。”

葉凡主動上前拱手,說明緣由。

那個青年微微皺眉,不買葉凡的賬,兀自對劉蘇陽說道:“劉師叔,你明目張膽的觸犯教令,這事兒我不能包庇。

你和兩位貴賓還是在這裡稍候一會兒,我派人向殿主師伯請示。

如果師伯不跟你一般計較,我便讓人放行。”

說著,又對葉凡和董玥君輕輕一哼,“兩位,職責所在,不好意思了!”

劉蘇陽氣得麵色漲紅。

多大點事兒?這齊陽居然對他上綱上線,擺明瞭在損他的麵子!

這時,遠處圍觀的弟子越來越多,劉蘇陽的臉越來越掛不住了。

“葉兄弟,我們進去!”劉蘇陽一咬牙:“我倒要看看,誰敢攔我!”

“劉兄,彆衝動!”葉凡連忙拉住劉蘇陽,“我的過錯,你彆和同門傷了和氣。”

“不是這麼一回事兒!”劉蘇陽低聲說道:“這個齊陽是齊瑤之子,昨天我頂撞了齊瑤幾句,這女人心眼極小,肯定是她安排的。”

“嗯?”葉凡眉毛一挑,斜斜看向那名青年。

那個青年不僅不切,然而耀武揚威的瞪了回來。

“嗬嗬……”葉凡搖頭苦笑,“看來,白癡這玩意兒不分地界,不分種族,不分男女。”

劉蘇陽深以為然,“讓葉兄弟見笑了,其實我們宗內的白癡不多的,也就那麼寥寥幾個而已。”

“哈哈!”葉凡大笑起來。

這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直把青年說的臉色鐵青。

原本還是他占了上風,怎麼一轉眼,自己就成了被嘲笑的對象?

他不敢得罪血妖聖女的兩個客人,可是劉蘇陽……哼,一個連八倍極限都不是的老傢夥,憑什麼跟他這個根正苗紅的宗三代叫板?

齊陽的母親是齊瑤,早年父親入贅他們家,他就跟了母性。

他爺爺是九倍極限的大高手,在總宗任職,還是掌教之一,地位直比副宗主,幾位聖女、聖子低那麼一籌。

所以,齊陽在血魔宗身份崇高,遠遠不是尋常弟子可以比擬的。

“劉蘇陽,你說話小心一點。”齊陽冷聲一哼,把矛頭對準劉蘇陽,“我已經派人去請示了,你老老實實待在門口,彆瞎嗶嗶!”

至於是不是葉凡先開的腔,他權當冇聽見。

畢竟老媽交代了,這個葉凡實力很強,連她都不是對手,還是彆招惹了。

不然真打起來,就算他們這邊靠人多吃不了虧,等聖女大人出來了也不好交代。

“天山殿是我家,我憑什麼不能進自己家門?”劉蘇陽怒聲喝道。

“在我今天出門之際,為什麼你不提前告知,反而等我回來了纔開始發難,真以為我劉蘇陽好欺負嗎?”

劉蘇陽在天山殿是個穩性子,平日裡待人和善,所以沈碧瓊纔會安排他做迎接使。

可正是因為劉蘇陽平時都是和和氣氣的,所以纔會被許多有身份的弟子看不起,甚至那些弟子的輩分比他還低。

今天齊陽在眾人麵前折了他的麵子,要是擱在以前,說不定他忍一忍也就過去了,懶得跟齊陽計較。

但是,他無法忍受,在葉凡麵前怯了武者的血性。

因為早晨葉凡才告訴他,武者必爭,爭則必強!

要是武者連這點血氣都冇有,那還談什麼修武論道?

“葉兄弟,彆管這些人,我們走!”劉蘇陽昂讓闊步,朝山門裡走去,“我倒要看看,今天誰敢攔我們!”

“嗬,劉兄好氣魄!”葉凡哈哈一笑,拉起董玥君的小手,“走,我們跟劉兄進去。”

“嗯。”董玥君目光閃爍,眼眉含笑,“劉先生今天變化很大呢!”

想想昨天葉凡在鬼牛湖跟他動手,兩人同級,結果連一招都冇接,他就主動求饒了。

可是今天劉蘇陽麵對數百名天山殿的弟子,居然絲毫不怯,著實讓人驚訝。

如此多的人,雖然大部分都是一兩倍極限的弟子,但是守衛山門的那夥人,可都是四倍極限之上的,甚至還有幾個達到了六七倍極限。

特彆是那個齊陽,估計也有七倍的實力。

跟二三十個高級武者正麵對抗,就算是葉凡也會忌憚,更彆說劉蘇陽了。

齊陽見劉蘇陽一反常態,頓時皺起眉頭,招呼一眾師兄弟,沉聲喝道:“劉蘇陽,你不尊殿主教令,明知犯錯,還一意孤行,是打算叛宗嗎?”

“叛宗你個大爺!”劉蘇陽怒聲大喝:“我劉蘇陽冇有錯,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給我扣大帽子,是何居心!

今天,我偏要進山門,誰敢攔我,休怪我不念同門之情!”

話音一落,劉蘇陽周身氣勢大起。

半步八倍極限的高手威壓很重,把周圍那些低階弟子壓得喘不過氣來,連忙後退。

齊陽感受到劉蘇陽身上傳來的蓬勃氣勁,頓時心驚。

怪不得這個軟骨頭敢跟我們天山殿執法隊叫板,原來是修為突破了!

看這氣勢,恐怕離八倍極限也不遠了!

齊陽麵色沉冷,猛地一揮手,大聲重喝:“劉蘇陽叛離我血魔宗,意欲強闖我天山殿圖謀不軌。執法弟子聽令,就地拿下劉蘇陽,交給殿主師伯發落!”

“是!”

二三十名五倍極限以上的武者齊齊抽出兵刃,朝劉蘇陽攻去。

其中六倍極限的武者有八人,七倍極限三人。

一名七倍極限的武者率先衝至劉蘇陽麵前,神情猶豫,一刀劈向劉蘇陽的胳膊。

“孫江,彆以為你進了一趟神戰秘境,突破了七倍極限,就敢跟我動手!”劉蘇陽怒聲低喝:“快點退走,否則彆怪我手下無情了啊!”

“劉師叔,你稍稍隱忍,暫且住手。今天的事情我們會如實向殿主師伯交代的……”孫江騎虎難下,小聲勸道。

他這一刀看似淩厲,其實攻的不是要害位置,被劉蘇陽輕鬆避開。

劉蘇陽反手一拳,打在他的刀麵上。

孫江立馬倒飛而出,臉色微微泛白,胸腹氣血翻滾。

“孫江,麵對叛宗歹徒,你居然敢放水?”齊陽站在執法隊後邊,也不動手,隻衝著孫江大喝,“全力殺敵,否則我也判你一個叛宗大罪!”

孫江心裡早就罵開了。

特麼的,要不是衝著你媽和你爺爺的麵子,你這種小人,有什麼資格擔任天山殿的執法隊隊長?

一眾執法隊隊員無奈,隻好朝劉蘇陽殺去。

劉蘇陽壓力頓時大增,捉襟見肘起來。

在葉凡和董玥君麵前,也攔著七八個執法隊隊員。

其中一名七倍極限的武者手握兵器,對葉凡和董玥君抱了抱拳:“兩位,還請稍等片刻。不然,刀劍無眼!”

“葉凡,怎麼辦?”董玥君懶得理他,目光彙聚在山門下的戰局之中,“劉先生好像不是那些人的對手啊!”

天山殿執法隊兼習殺陣,十幾人配合相得益彰,威力狂猛,就算八倍極限的武者進去了,一時之間也很難掠其鋒芒。

劉蘇陽被困在陣裡,左閃右避,好不狼狽。

這還是執法隊的隊員手下留情了,要不然他肯定已經見紅。

葉凡摸了摸下巴,淡笑一聲:“今天劉兄小有突破,正好拿來他們來磨礪境界!你放心,有我在這裡,劉兄不會有事情的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