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班日小說
  2. 驚悚遊戲,這個人太嚇鬼了
  3. 第60章 心靈終結(8)
勢壘區的載流子 作品

第60章 心靈終結(8)

    

-

l聽完蘭青講完的故事之後,陳楊的內心猶如翻江倒海,憤怒之情難以抑製,他現在隻想罵娘。媽的,這都什麼跟什麼啊?竟然因為一些所謂的科學遺產,三方勢力就如此拚死拚活,打的不可開交,頭破血流?瘋了是吧?這些國家就不能跟彆的國家坐下來溝通一下,把這個波斯米蘭的情況說說明白,彆打了嗎?至少彆在波斯米蘭打,因為他一個月後就要去那裡了......其實,這個想法是陳楊年輕了...這三個國家,還真溝通不了......之前提到的西爾國,好歹還算有些希望。他們的人民埋頭於科研,心思單純,對知識的追求如同朝聖。與他們交流,雖非易事,但至少還能溝通,且他們也願意溝通。但死羅和恩派西裡兩個國家,都是野心勃勃,一心想要統一整個大陸的人。在他們看來,你西爾跟我說,波斯米蘭的那些東西都隻是一些冇用的科學遺產,誰信啊?不就是一個幌子麼。哪怕西爾國將那些科學遺產堂堂正正地展示在世人麵前,死羅和恩派西裡也會懷疑,認為西爾國肯定是把真正的寶貝藏起來了。然後編了個故事騙我們!在這種無止境的猜疑鏈下,這三國間的矛盾與猜疑,就好似一團迷霧一般,始終難以看清真相。當然,陳楊在冷靜下來後,也考慮到了這一點...總之,陳楊眼下的當務之急是在一個月內拚儘全力進行訓練,唯有如此,才能在未來的戰場上贏得一線生機。因此,他與蘭青的特殊訓練就此拉開序幕……蘭青身為軍營將領,實力自然非同一般,甚至超越了那守城的城門吏。在蘭青的指導下,陳楊刻苦訓練,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素質和動態視力在逐步提升。現在的陳楊甚至感覺,自己如果再對上當時的城門吏的話,也不是冇有一戰之力......自然,城門吏曾經對老楊頭所說的那句話:“我們的力量,不是你能理解的。”這句話深深烙印在陳楊的心中,如一道無法抹去的印記。對方話語裡的意思很顯然,他們的力量,並不是從小練功的正常套路。陳楊深知,這些人一定掌握了某種神秘的手段,使他們能夠超越凡人的極限,獲得強大的力量,並且這種力量還在以驚人的速度增長。然而,他們究竟經曆了什麼?又是什麼力量讓他們能夠輕鬆擊敗在江湖上享有盛譽的老楊頭?對於這一切,陳楊仍是一頭霧水,心中充滿了疑惑和好奇。這段時間,陳楊絞儘腦汁,嘗試用一些巧妙的方式從蘭青口中探得一些有用的資訊。他拋出諸如“你們的實力為何如此出眾?”或是“帝國那時究竟經曆了什麼風波?”這樣的誘餌問題。但不知為何,也許是陳楊的套話技巧不夠老辣,或者是蘭青太過機警,也有可能是他骨子裡就是個冷酷無情的角色。不論陳楊如何變換提問方式,蘭青總是能巧妙地避開他的真實意圖,同時又不露痕跡地指導他如何提升自己的實力。當然,陳楊也冇有幼稚的認為僅憑這種東西就能撬開對方的口,於是他也隻能作罷。距離驚悚遊戲限定的六個月期限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。陳楊此刻的首要目標,無疑是征服這個副本。於是,他心中萌生了一個計劃:趁戰鬥之際悄然逃脫,親自去尋找那些隱藏在暗處的線索。但細細想來,這個策略似乎並不穩妥。這片大陸之遼闊,遠非先前那座“鬼影迷城”所能比擬。在“鬼影迷城”中,他尚可依靠城市的邊界和便捷的交通工具,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間穿梭,尋找關鍵線索。然而,在這片廣闊無垠的大陸上,交通工具隻有有馬車,這無疑大大增加了尋找線索的難度。而且最關鍵的是,這個副本的大陸估計有整個地球這麼大。在這種情況下想要一個人走遍全世界找線索,簡直是癡人說夢。看來,唯一的出路在於另辟蹊徑:直接贏得這場戰爭,榮歸故裡,得到死羅的賞識與厚賜。那時,他便可利用職務之便,廣泛結交人脈,深入挖掘那些塵封已久的檔案,期望能在其中尋找到他所追尋並且需要的線索。又或者,他或許可以尋求某個國家的庇護。若論選擇,西爾國無疑會是首選。那裡的民眾相對來說較為開通,易於交流。隻是,那群沉迷於科技研究的西爾人,是否會願意伸出援手,幫助陳楊揭開曆史的迷霧,這還是一個未知數。無論陳楊怎麼想,時間不等人,一個月的時間如白駒過隙,匆匆流逝...一個月後,陳楊的身體素質迎來了脫胎換骨一般的強化,隻是很可惜他不能打開自己的麵板直觀的看到他的數值變化。不過據他所猜測,自己應該是變強了不少。陳楊並未沉醉於自我增強的喜悅之中,他的眉頭緊鎖,心中充滿了憂慮。他暗自思忖:“這些人究竟經曆了什麼?他們的力量緣何能在短時間內突飛猛進?”他深知,如果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能夠如此輕易地變得更強,那麼他所麵對的世界級大BOSS,豈不是會隨著時間的推移,變得愈發強大,愈發難以對付?這樣的想法讓陳楊不禁感到一陣頭疼,他知道,他的挑戰之路將會變得越發艱難。“來,這是新一批前往波斯米蘭前線的士兵...算上陳楊,總共是這些人...”蘭青將陳楊交付到了一支隊伍中,隊伍的領隊點了點頭,隨後用威脅的語氣對這些士兵下令道:“所有人記住了!我們也掌握了恩派西裡的灼燒靈魂的方法!你們跟死靈軍團作戰的時候隻要謹慎一點不受傷不一定有事;但假如你們敢違抗命令或者當逃兵的話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,聽清楚了嗎?”隨著其他人有氣無力的迴應道,他心中不禁一沉。他這才突然想起,之前他們進城時,那個城門吏為什麼要把那些鏢夫綁架走。現在想來,恐怕正是在強行征兵,打算把這些人強行送到波斯米蘭前線去當炮灰。隨著隊伍的緩緩移動,陳楊也夾在在隊伍中央,朝著波斯米蘭,逐漸進發......

-